平博可信吗


平博可信吗 > 招纳贤士 > 格萨尔藏戏的艺术家——塔洛

格萨尔藏戏的艺术家——塔洛

2019-12-23 10:28

十一的色达漫天风雪午时艳阳,一生为推广藏戏付出无数艰辛的塔洛仁波切与继承父志荷担重任的桑珠洛吾仁波切率格萨尔藏戏团 耶吾布美藏戏团为色达人民带来精彩纯正的藏戏《格萨尔王》。英雄格萨尔之所以深爱藏族人民喜爱他弘扬着人间的智慧 慈悲 英勇真善美!在国家保护民族文化的重多项目中保护格萨尔文化尤其受到重视。

在藏族的不同方言地区,流传着不同的藏戏流派,大致可分为西藏藏戏系统、康巴藏戏系统以及安多藏戏系统,每一系统又分为几大支脉。其中,安多藏戏系统下的色达藏戏流派,来自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色达县。

色达县属于藏语的安多方言区,那里有一位著名藏戏艺术家、藏戏学者,当地很多人都知道他,老一代藏戏艺术家对他非常敬佩。“他开创了色达藏戏团,开创了格萨尔藏戏,开创了色达藏戏艺术流派。他的心里,只有观众。”色达藏戏团团长四郎旺秀说。

改革开放之初的1979年,塔洛首先呼吁恢复藏戏演出。当时已经很少有人记得藏戏是什么样子,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色达县,只有塔洛早年曾经参与过藏戏演出。

塔洛出生于1937年,开始演出藏戏时,他只负责笛子伴奏和伴舞演员,没有担任过重要角色。要想恢复藏戏演出,必须购买乐器、制作戏服、制作道具等,而这些都需要资金,可是没有钱怎么办?这时候,时任色达县委书记珠珠听说了塔洛的想法,非常支持,从县里拨款5000元用于恢复藏戏演出的经费。同时,不少藏族群众也纷纷加入到恢复藏戏艺术队伍中,不仅自愿义务参加排练,还有人拿出了自己的布料、服装,抬来了自家家具,用以制作戏服和道具。

在藏戏恢复初期,没人会做戏服,塔洛就边回忆、边琢磨着带领大家一起制作;没人懂藏戏音乐,塔洛就自己创作;没人熟悉舞台动作,塔洛就负责创作和教授。此外,剧本由塔洛独立创作,导演也由他担任。塔洛创作的藏戏剧本充满了抒情风格的叙事诗作,而演员大多是当地牧民,很多人几乎不识字。塔洛在教授藏戏表演的同时,还要教授演员们识字,以便他们能听懂、读懂剧本。

经过坚韧不拔的努力,塔洛终于在1980年2月15日成立了“色达业余藏戏团”,这也是色达县唯一的藏戏团。同年5月1日,第一部藏戏《智美更登》成功演出。

据老一辈人回忆,演出《智美更登》那天,县城里人山人海,其他县的群众甚至走了100多公里路来看演出。

色达县成功演出藏戏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四川、青海藏区,人们纷纷来向塔洛学习藏戏,塔洛从不吝惜时间和精力,只要来人请教,他必倾囊相授,将剧本和音乐全部免费赠送。为广泛弘扬藏戏,塔洛还带领色达藏戏团去外县、外省演出,一边演出一边传授藏戏艺术。

多年来,塔洛帮助创建的藏戏艺术团有18个,直接或间接帮助各地藏戏艺术团体不计其数。塔洛带领的藏戏团都是义务为牧民演出,通常自带口粮和卧具,在海拔三四千米的高原上,为一个个乡村演出。

一天,塔洛带领藏戏团又出发了。天突然下起了大雪,大风卷着雪片,打在演员们的脸上。是改变演出时间?还是继续冒雪前行?塔洛看着演员们十分心疼,可又想着藏民们期待观看藏戏的心情。风雪中,塔洛和演员们还是坚定地继续前行。因为下雪,道路比平时更加难走,他们走了几个小时都没有到达目的地。此时大家都饿了,塔洛招呼大家在大风里就着雪吃起了自带的糌粑。这样的艰苦行程,他们不知经历了多少次,也不知有多少牧民被他们的行为所感动。

1992年,55岁的塔洛启动了一个更加具有挑战性的行动——万里巡演。这一次,他要和他的藏戏团徒步走遍四川、青海、甘肃和西藏所有讲藏语的地方。

2005年8月下旬,塔洛应波兰政府邀请,带领色达藏戏团到波兰扎柯帕内市参加第37届国际山丘民俗节。在民俗节上,色达藏戏团摘取了金奖、优秀奖以及两项特殊奖。而两项特殊奖同时被一个国家的同一艺术团体获得,还是国际山丘民俗节举办以来的第一次。

30年来,塔洛先后创作了《智美更登》《松赞干布》《朗萨雯波》《顿月顿珠》《卓瓦桑姆》等传统藏戏。然而,最重要的是他开创了格萨尔藏戏艺术。

《格萨尔》是世界上最长的史诗,一直以单人说唱的形态在民间世代流传。塔洛先后据《格萨尔》创作了《赛马称王》《取阿里金库》《地狱救妻》等多部格萨尔藏戏。其中,《赛马称王》在格萨尔故事中很具传奇色彩,讲述的是岭国被驱逐出境的落魄孤儿觉如(成为国王后叫格萨尔),通过一场全国性的骑马比赛,争得了王位,并得到了岭国最美丽的姑娘珠牡。“这个故事,充满了励志、奋斗、乐观和积极向上的草原精神。”塔洛说。

只要是和塔洛接触过的人会发现,塔洛所有的创作、演出和传授藏戏,都不是为了功利,而是为了藏戏艺术的传承和发扬。为开创藏戏事业,塔洛先后将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带进色达藏戏团。其中一个叫秋吉的儿子,为了藏戏创作演出,长年奔波劳累在演出途中,最后积劳成疾,40多岁便去世,为藏戏事业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如今,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格萨尔”的代表性传承人,塔洛现在仍然指导着藏戏创作和演出活动。在将色达藏戏团培养成专业水准的藏戏艺术团后,塔洛就把藏戏团交给了年轻的团长。他自己则重新建立了新的业余藏戏团——青海省班玛县多智钦业余藏戏团,培训更多藏戏演员。

2014年,塔洛用自己的积蓄为多智钦藏戏团制作了一批戏服。同年10月,他在海拔3000多米的班玛县多科山谷,亲自教授业余藏戏团的演员们排练、演出格萨尔藏戏《降生》和《赛马称王》。塔洛非常认真,一遍遍地为演员们讲解剧本,指导动作。

2017年,80岁高龄的塔洛,再一次带领他的多智钦业余藏戏团在海拔4000米的青海高原排练、演出格萨尔藏戏《赛马称王》和《取阿里金库》,受到当地牧民们的热烈欢迎。“我所做的一切,是让人们对藏戏有更深入的了解,为了能将藏戏艺术传播得更久远。”塔洛说。



相关阅读:平博可信吗

返回顶部
E